首 页 >> >> 学生刊物
我的保研之路:从法学到汇丰——访08级本科生张梦夏《北大法律人》
记:学姐你好,我是《北大法律人》记者。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这次采访。师姐可以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吗?
张梦夏学姐(以下简称“张”):好的。我是08级本科生,来自浙江湖州,今年被保送到汇丰商学院。
记:学姐当时为什么会选择保研呢?又为什么选择了汇丰商学院?除了保研有没有考虑过别的出路?
张:首先是考虑到经济因素,我觉得出国学法律挺贵的。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出国读JD要一百多万,读LLM也要三四十万,是家里承担不起的,所以很早就觉得要保研。而且如果以后要在中国发展的话,出国读法律不是特别必要。第二方面就是我觉得保研也挺好的,风险比较小。选择去汇丰商学院,也是因为我修了经济学双学位。我原来是理科生,虽然法律成绩比较好,但总觉得跟自己的性格不相吻合,因为我是比较安静的,我感觉学法律要成为一个好的律师需要能说善道。比方说律师和会计师相比,律师可能说的东西会更多一点,会计师就相对安静一些。我当时听说汇丰商学院也是因为上了海闻老师的经济学原理,他会在课上宣传汇丰,我觉得汇丰比较国际化,有些项目是和港大合作的,全英文授课,相当于在国内模拟了一个国际化的环境。我也比较喜欢南方的自然环境,在北京呆了几年想换一个地方读书。
记:你觉得修双学位对自己本来的专业有没有很大的影响?学姐在修经双时是如何保持法学专业的高绩点的呢?
张:我觉得会(影响)吧,如果你修双学位课程比较多,尤其是到期末的时候。经双如果想拿一个不错的成绩就要花很多时间准备,会占用法学的复习时间,我的建议是每学期少选一点课,比如一个学期一门到两门,到了大四再把经双的课全部上完,这样三年时间平均下来每学期两门就够了。但如果你不是很看重经双成绩,可以多选一点课,及格就行,也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复习。我也有同学就主营经双这个方向,不想学法律了,那你可以连法学专业课都不修,到大四再补,只要在毕业之前修完就可以了。至于具体怎么安排就要看个人的规划了。
记:学姐在本科这几年学习中除了修经双,还有没有考虑过转专业?
张:其实我本来是很想转学医的。刚进北大时就想学医,但因为我是保送的,医学院不在选择范围内,可能是医学部自己单独有招生。我当时以为不能选,后来想想其实如果当时去问一下或者申请一下,也许还是可以去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当时听说学医会特别累,就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医学了。因为我原来是理科生,大一的时候不太习惯学法律,感觉用不上劲,那个时候特别想转专业。后来问了一下好像不太好转,就没有转。
记:读研但不留在校本部是否也有想开阔视野,更换环境的考虑?
张:有吧,我脑子里面经常回想海闻老师的一句话,就是在经济学里有个原理,一定条件下你的边际收益是递减的。你在一个地方呆久了,比方说你已经是一个老北大了,再多呆几年,对你的好处并不是很大了,而你换一个环境,可能会有比较大的新感受,新的想法,那么每年的收益会更多。而且我对法律学术研究不太感兴趣。我个人觉得真理还是要在实践中去发现的,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好的律师,可以本科毕业就做律师,然后再出去读一个LLM或者JD。有很多很优秀的同学就是这样做的。或者是(我现在觉得比较好的方法是)你保法律的研究生,在读研的时候,同时去修港大的LLM,或者是暑假修伯克利的LLM,这样你就有一个中国研究生和外国研究生的双重背景,对以后做律师会更有帮助。
记:学姐有没有出国交换的经历呢?
张:没有,其实我自己也很想出国交换,但在法学院如果出国交换,学分转不过来,就会影响保研。当然也有人出国交换以后保研了的,我们级就有一个这样的同学,大二出去交换,回来后花大二下学期和大三一年就把大二那一个学期的学分补回来了,但这样就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在专业课上。而大多数同学会在大三出去交流,这样专业课学分可能就比较难在大四之前补回来。所以我觉得要去交流的话还是大二出去比较好。但我当时还没有这个视野。另外出国交流也有其他途径,比如上暑期学校,不过有些交流项目还是比较贵的,所以也要根据个人的家庭情况来定了。
记:现在大二大三的同学可能就要面临对以后出路的选择了,决定以后是读研、出国还是工作。那么学姐对他们在做这个选择时有什么样的建议?
张:我觉得首先要考虑的是你可以做什么样的选择,能做哪些选择。就出国来说,我曾经见过一个项目,英国有一个律所资助你,你学完之后需要在香港从事工作一段时间,这样就可以解决你的经济问题。还有一个澳门的项目,你要到葡萄牙去,学葡萄牙语,回来之后需要在澳门的高校修一个学位,毕业后在澳门工作一段时间作为报答。自费出国的话是比较贵的,所以可以考虑考虑这些有奖学金的项目。如果选择出国的话,还有一个问题是你是否可以在国外待那么多年,这就要考虑到家庭和其他因素了。然后就是个人的效用问题。如果你以后想在政府工作,我觉得还是保研比较好,有利于人脉的积累和了解中国情况。如果你要去一些国际化的律所,对英语有很高的要求,那可能出国学习一段时间会很有帮助。也会有很多同学选择转专业读研。那个时候你就要密切关注你想去的那个专业的网站,有夏令营的也可以去参加。一般夏令营在大三暑假之前就可以开始申请了,比方说双学位,CCER有一个夏令营,清华经管也有,光华、汇丰也有。CCER和法学的保研都是比较学术的,而我自己参加的两个夏令营(光华和汇丰)就是偏实务型的。另外同学转读新闻、哲学的都有,各个专业都可以转,你要自己去密切关注他们学院的夏令营、保研的信息。也有同学是选择工作的,有一类是以后一直工作了,也有的是先工作两三年,积累自己出国的钱,再出去读一个LLM,这样也很好。
记:保研之后有没有做过一些实习的工作?能谈谈实习的经历吗?
张:有做过,我是在国内一个做反垄断反倾销业务的律所实习的,在里面做一些中英翻译等比较基础的工作。实习分为两种,一种是工作实习,另一种是非工作的。工作实习如果你已经保研了就基本去不了了,因为他们招你去实习,来培养你就是希望你毕业以后可以直接去工作。而如果你已经保研了就要两年以后才能去工作,现在培养你就有些浪费了。而我已经被保研,所以参加的是非工作的实习,是通过同学介绍去的,我觉得挺好。我是一个礼拜去两天,然后每次去是五六个小时,报酬也比较合理。积累经验很重要。每一次面试都可以积累一些经验。我的第一次面试是在大二刚结束的时候,当时还没有什么经验。那次面试是去一家外所,全英文面试,就发现自己英语口语不够好。第二点就是觉得非常缺少社会经验,当时有一个面试官就对我说:“你太年轻了,没有做过什么研究。”那次回来后就比较看重英语了。其实在找实习工作的过程中,每一次面试都会告诉你缺了什么,你以后想要当一个好的律师,想在实践中取得好成绩你缺少了什么。第二次面试了一个非常好的内所。首先还是英语非常重要。第二就是可以和合伙人有一个交流的机会。当时也有一个合伙人很好,跟我说你在法学院读研就是浪费时间,如果你要做一个律师的话,本科出去是最好的时机。你可以听到学校外的另一种声音,一种来自实践的真实的声音,告诉你还可以走直接工作的道路。还有一次又是一个外所面的我,他们也是要找工作实习的,当时我实话说已经保研了,他们还是很高兴,觉得我说了实话,没有浪费他们的时间。他们看了我的简历后,就给我提了几点建议。因为我当时在学术成果上是把经济学和法学的混在一起写的,他们就建议我如果要突出自己有双重背景,最好把这两块分开写。另外还提了很多关于简历的建议,很有收获,一般很少有面试官愿意跟你提这方面的建议吧。我觉得能够多参加一些实习的面试,在这当中认识人,然后获得经验,对你以后人生定向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记:就你参加过的这些实习来看,它们与专业的联系有多少呢?
张:其实实践中的法律和你学的法律是有很大差距,在实践中理论可能不是那么受重视。有用的主要就是法条,比如说一个国外的投资企业股权质押生效有哪些程序,这跟理论几乎没有关系,主要就是查各种法条,了解各个部门的规定。现在也就是在完全没有法条的地方才会应用理论,但那也是要看当权者听不听你的理论了。讲到我在这个所里实习的经验,我觉得英语还是非常重要的。到了实践当中,学习好只是一方面,做人、工作能力都很重要。
记:接下来问几个和刚入学的新生相关的问题吧,你觉得在本科阶段,我们是更应注重专业能力的培养呢还是综合素质的提高?
张:我觉得都要重视,成绩好很重要。刚入学的时候有人告诉我成绩不重要,但我后来发现不对,不是这样的,绩点真的很重要,修双学位、拿奖学金、保研等等都要看你的绩点。当然也有一个度吧,能够达到前二十完全足够了,不必追求第一。我觉得我就有点偏了,成绩上比较好但是社会工作就少一些。大一的时候我的社会工作还是比较多的,有北大电视台、做主持、文体部、宣传部、英语周报的校园代理等等,但后来都一一退了。首先也是我个人比较怕累吧,为了身体健康不想太累。第二个就是过于看重成绩了,要同时搞好法学成绩和经双成绩就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我还是比较钦佩那些成绩比较好,又有出国交流的经验,社会工作也做得好,英语也好的同学。这就要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如果以后想走法学这条道路的话,成绩固然非常重要,但其他方面也是要综合发展的。
记:有很多新生都觉得,高中和大学在学习上有很大的不同,那么你觉得该如何更好地适应大学生活呢?学姐在刚刚进入大学时有没有感到过迷茫、孤独?
张:我觉得每个人会有不同的感觉,我高中其实已经习惯了那样的孤独感,所以在这方面没有什么感触。在大学上大课,没有固定的教室,也没有固定的人来管你,生活的节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可能刚刚开学你还能保持一个健康的节奏,但是开学不久之后就会早上不起床、翘课,晚上又睡得很晚。我大一的时候是不太适应的,经常上课睡着。到大二的时候也是因为一些朋友的帮助,让你明白你没有办法走别的路,只能在这条路上好好走,所以一定要把成绩弄好。我大一的时候也挺努力的,后来发现其实努力成绩也不一定会很好。到大一下的时候觉得既然看书成绩也不好那不如不看,可是后来发现不看的话成绩真的会非常惨,于是到大二时就开始重拾书本了。另外就是多跟老师和助教交流,慢慢地找回感觉吧,至于怀念高中的话,我应该是没有什么的。
记:大学生涯经历过什么样的挫折?又是怎样克服的?
张:我当时也有很多挫折,比方说社会工作方面的。但后来发现只要你能够坚持下去,到了大三就可以看到工作成果了。主要是我当时没有能够忍下来,不是很有勇气吧,遇到一点挫折就退了。还有就是要看你的个人规划,我当时也觉得成绩更重要,所以大二的时候把社会工作都退了,这可能也是受家庭教育和环境影响的。大学,要靠你自己去闯了,遇到挫折的时候多忍一忍,过一两年,你就会发现你的努力没有白费了。
记:最后的一个问题,学姐有没有参加过辩论赛?你是怎样看待辩论的?
张:说到这个比较羞愧,我没有参加过。我当时听说辩论要熬夜,很怕就不参加了。回过头来看,我觉得辩论确实是一个很锻炼人的活动,尤其对你的表达能力和胆量。当时可能看不出来,就是一群人在吵嘛,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说话的胆量、逻辑、交往能力、团队合作等方面都会变得不一样。我感觉律所来招人的时候还是比较看重这些方面的能力的。

后记:这次的采访非常愉快。学姐大方、健谈,温和可亲的态度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丰富的阅历使我们了解到更多法律学生未来可选择的道路,无论是对我们今后的大学学习还是对未来的人生规划都助益良多。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法学院
网站设计:北京大学法制信息中心  网站维护:北大法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  技术支持: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宝)
pkulawstudent@163.com   Tel:(8610)62755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