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 学生刊物
【往期关注】那时,我们都满怀理想
(编辑:王茜茜)

  【编者按】:
  58学分专业必修课,23学分专业选修课,无论你刚刚开始法学学习之路,还是已经修满学分结束了法学本科课程,本期【关注】将从08级物权法课程说开去,与您共同聊一聊我们的“法学课程”。
  常鹏翱副教授,08级物权法主讲老师,他幽默、儒雅、有风度,讲课不紧不慢,喜欢穿透着民族风情的条文衬衫和不同款式的皮鞋,喜欢将谈恋爱与物权行为联系在一起,喜欢把“余则成”挂在嘴边。当物权时光已经静躺在昏黄的电教,我们记得并怀念,那些年少那些满怀理想的日子。


         那时,我们都满怀理想
            ——忆08级物权法与常鹏翱老师

                     (文/周韶龙)
  那是一个遥远昏黄的午后,一个穿着短跑鞋的健硕男人出现在电教同样昏黄破旧的教室里。在这里曾经出现过陈兴良老师,也出现过常鹏翱老师。岁月蹉跎之后,又有多少记忆能够如昨天夕阳,洒在肩上温柔地感触我们已经不太宽敞的留恋。今天要写的是常鹏翱老师,但是提笔之际又在寻找混乱不堪的记忆,就如同其“神秘”的身世作风一般。回忆他也在回忆着自己逝去的点滴。

  法学院的学生喜欢对老师刨根问底,以至于当教务发布通知说物权法的老师将由钱明星老师改为常鹏翱老师时,我们都在搜索其来历爱好等等。那个时候我们还都不太了解,德国民法典是如何的伟大、物权行为理论建构的完美,我们不清楚这个站在我们面前说话语速很慢很“哲学”的“体育健将”脑海中沉淀的博学与信念。

  其实我们还不知道,不能用自己的成绩影响自己对于一位老师的评价。老师的形容词不再出现“博学、审慎等”,而是戴上了“厚道”的帽子。这样在某位老师较为不“厚道”的对待大家就不会得到较为“厚道”的评价。常老师喜欢深刻的理论,但是不喜欢过于艰涩的理论修辞;喜欢理论的崇高复杂,但是追求理论的深入浅出。就这样我们每个人从开始的一片糊涂到最后的一片“感动”,从开始对于交易活动简单的常人认识到深刻的分解为不同阶段。说了这么多,貌似没有谈到老师本人,本来是要说常老师本人,但是说着发现其人没有什么特征,倒是都慢慢的融化进自己的理论与承继。

  常老师的课件永远是一对word文档,不停地用鼠标往下拽考验着我们接受知识的速度与能力,于是乎在这堂课上我们不得已地学会了应该自己阅读与思考。常老师喜欢在台下不停的转悠并且点名提问,这样导致大大的教室总是空缺着第一排的位置,然后是第二排、第三排……成为一道美丽奇特的风景。在紧张、刺激的课堂中我们经历着冰与火的历练,终于会因为担心被点名而注意力集中思考。常老师喜欢讲大学里浪漫的故事,于是在“谈恋爱的时候不要忘记物权行为理论”的启蒙下我们和他一起浪漫。常老师喜欢说,这次考试不太难,于是这次考试非常难。常老师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些学说总是会被压制而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于是现实就这样悲剧,而我们终于有了另外一种思考现实的方式。

  哲学家说,我们不会随便喜欢某个人,喜欢某个人实际上是喜欢我们自己的某个特质在这个生命体上的存在。法学院的学生会渴望知识的欲求、对于纯粹理性的探索使我们再次从那个浪漫、哲学的人身上获得了回归。

  曾今看到过一篇作者为“常鹏翱”的文章,上面是一个“博士生弃官从文的故事”。我宁愿相信这就是我们的常老师,最终选择了孤独的那条小路,于是没有了荣耀与很多美
满,于是成就了一身坦荡与纯粹。从喜欢踢足球、单手俯卧撑的男孩到彻夜不眠、审慎的学者,从往昔到现在。这,就是我们常老师的故事,单纯完美的就像物权行为理论。

  而这,也是我们的故事。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法学院
网站设计:北京大学法制信息中心  网站维护:北大法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  技术支持: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宝)
pkulawstudent@163.com   Tel:(8610)62755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