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 学生刊物
【往期关注】LAW版风云:最好的时光
【编者按】当brfmzbjz(ID)师兄知道本期话题是“LAW版风云”后,十分爽快地应下了约稿,他说,他对LAW版是很有感情的。对这篇文章的期待,就像读到这篇文章之后一样的清爽自在,这不仅是一个law版的故事,有关一个大男孩的成长逻辑,似乎也关乎自己,关乎“可着劲往脑袋里灌书,可着劲往嘴里灌冻可乐”的法学青春。我对旁人说“brfmzbjz是牛人”,旁人笑应,“brfmzbjz是传说”。也愿Law版版众日子美好,一如这篇《最好的时光》。

             最好的时光
                                           (文/陈励)
  我总在想,现在再跳去Law版灌水,会不会产生老妖怪坠入凡间的效果——把小盆友吓的人仰马翻。另一个极端是,像是披了隐形斗篷,彻底透明。老妖怪也是有生命有感情的呐,于是我还是选择远远遥望这个让人留恋的凡间吧。我不禁想起大概是5年前,这片凡间仍是这么一群老妖怪——不,当时还是小妖怪——的天下的时候。那个夏天,比我们学习刑总民总刑诉的热度还要高。我们可着劲往脑袋里灌书,可着劲往嘴里灌冻可乐,可着劲在Law版灌水。就这么,慢慢熬过了我们到北大的第一个夏天。如今,多少个夏天来了又走了,我们这波老妖怪精确地诠释着“散落在天涯”这个词的含义。我们可不是跑去
天涯社区灌水了,而是真真正正行走在这个地球的不同角落了。不知道他们是否也会和我一样。在图书馆跟案例死磕的间隙,想起过去没心没肺的快乐?在寂静的办公室加班加点的空当,想起那时轰轰烈烈的Law版?

  兜兜转转,Law版并没有如预料中那样从收藏夹删去,GSM却着实意外地从未加进过收藏夹。如果一个小孩抢过别人手中的雪糕却发现原来并不美味,Ta可以一屁股坐地上委屈地嚎啕大哭。我不行。我只能捂着生活在我脸上留下的火辣辣的掌印,一肚子酸水苦水辣椒水找不到地方泼洒。刚搬进42楼的时候,我无理取闹般地找碴。这里没有38楼的楼内洗澡设施,这里没有38楼时而凶猛时而温柔的阳光,这里甚至没有38楼那无敌海景——北接学一东门,东临南门过来的小道,西靠学一小白房,松林,康博斯,火根老师,全部尽收眼底。某天我站在路灯下,远远望着38楼那个房间。曾无数次有冲动直接冲上楼,面对惊慌的小学弟蛋定地说:“嗨~我在这个房间住过4年喔!有什么使用问题可以尽管请教我!”后来好奇心逐渐退去,因为我十分清楚那里会是怎样一副景象。4个青涩男生如何成长为4个猥琐大叔,我都可以写本书了。此时的38楼显得格外安详和平凡。我知道我怀念的不是它,我怀念的是我们的青春。

  愚蠢的疏离感让我一直试图以旁观者的身份架起与法学院的距离。我总自我安慰,德鲁克先生不也身处那个时代,却远远保持距离吗。但是,逐渐才发现,我们在这里哭过笑过,欢呼过,跌倒过,所有的春风得意或秋风不得意的日子,都与这个地方紧紧绑定在一起。你可以旁观北新的倒掉,可以旁观包子大叔卖包子,可是你可以旁观你自己的青春吗?注意,不是你的青春痘,是你的青春!原以为我是跌跌撞撞绕了一大圈走回了起点。现在才明白,我是从来没有走开过。

  身边不少好友已经先我一步步入职场,后缀名已一律修改为".par"。愚人节那天,各路大par用行动向我证明,我们的会晤是可以真实到让愚人节汗颜的。只是地点不再是那个局促昏暗的西门鸡翅,而变成了大悦城里贵气腾腾的港丽。席间话题,也从过去的上课、求职、恋爱,转变为住房、工作和结婚。谢天谢地,还是有不变的东西。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笑容,让人温暖平静。最后的分别依然是在地铁站。西单站无比喧闹,我们静静挥手告别。地铁缓缓滑动时,我突然觉得,唉,我们啊,真是都长大了。

                     
                                             2010.04.02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法学院
网站设计:北京大学法制信息中心  网站维护:北大法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  技术支持: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宝)
pkulawstudent@163.com   Tel:(8610)62755078